sc@gqcbm.com
0837-7250436
新闻资讯
“要让群众都能吃得起川贝母” ——记中药材栽培专家唐心曜
来源: | 作者:pro1d4f2d | 发布时间: 2020-08-04 | 36 次浏览 | 分享到:
82岁的唐心曜,满头白发,身形消瘦,精神矍铄,这位华西医科大学药学院退休教授、国内著名的川贝母引种栽培专家每个月仍然有1/3的时间奔波在海拔3000多米的川西高原人工川贝母栽培基地。川贝母是一味名贵中药材,属于野生濒危物种, 野生资源生长在3000以上的高原地带,对生长环境要求苛刻,生长周期5年以上,人工引种栽培极为困难。唐心曜40多年里一直从事川贝人工引种栽培,发现并成功引种了瓦布川贝、浓蜜川贝等优良品种,目前大规模人工种植成为可能。他说:“一辈子干一件事情可能显得很笨,但我的理想就是希望靠人工种植,要让群众都能吃得起川贝母。”     (小标题)人生有1万多天奔波在高山峡谷 唐心曜1934年生于四川省射洪县,1958年毕业于四川省医学院药学系。中药研究并不是他最初的理想和兴趣。“我高考志愿报的是普通机械,但是最后却被四川医学院提前录取了。”正是这个阴差阳错的选择,让他与大山、中药材尤其是川贝母结缘一生,苦乐尽在其中。从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境内一直到青藏高原东南边缘,海拔落差达到4000多米,这里地貌复杂险峻、植物分布种类丰富,是四川野生中药材的主要分布地带。从1960年起,50多年来,唐心曜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每年平均180多天在野外考察中药材资源,人生有1万多天是在高山峡谷中度过。野外考察极其艰苦,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大部分山路都是靠两条腿“走”出来的。唐心曜回忆说,当时每个野外考察人员的标配是两块油布、一件大衣,还要带着三四十斤的标本架和干粮,负荷沉重。天色一暗,就开始寻找宿营的地方,如果正好能够找到药农的“崖窝”那就是很幸运的事情,崖窝留有火种,还可以遮风避雨。如果找不到“崖窝”,就只能露宿在大树下面,树上搭一块油布避雨,地上铺一块油布,和衣而卧。 环境艰苦可以靠意志克服,最令人心悬的是遇到各种难以预测的危险。1960年夏季的一天,唐心曜在甘孜藏族自治州一带带队做中药资源普查,他一个人负责打前站联络,就在联络工作完毕,准备沿丹巴公路前往康定的途中,一场大雨将一段公路冲断,心急的他,只能趟水过路,他把包拴到脖子上,挽起裤腿下了水,结果脚下一滑,跌到了水里,好不容易才费力爬了出来,差点淹死。他顾不上拧干水赶紧往前走,刚走出去不到一米,就发生了塌方,满山的大石头滚了下来,令人心有余悸。还有一次,唐心曜在南坪县小叶子寨摔伤了右腿膝关节,同伴要背他下山治疗。为了不让整个调查工作停顿下来,他谢绝了同伴的好意,咬牙站起来,拄着拐棍继续前进。唐心曜说,在野外工作必须慎之又慎才能保证生命安全。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他开始骑摩托车进山考察,持续了10年,他的摩托车气压表永远在标准值小数点第二位。进入到21世纪,阿坝州、甘孜州等中药材产区交通基础设施大大改善,公路四通八达,唐心曜每个月都要坐车从成都上高原10天,看看他管理基地的川贝母的长势,解决各种技术问题。   (小标题)成功引种川贝母优良品种“瓦布贝母” 唐心曜在中药材栽培、种植、提取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贡献,比如上世纪60年代他发现了四川有名的中药材膜荚黄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还率先采取新工艺提取了黄连素、秋水仙碱,并在全国推广使用,他也因此获得了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但这些耀眼的成绩在唐心曜的心目中都比不上川贝母人工栽培的重要意义。 贝母的主要功效为……,川贝与浙贝、平贝相比……川贝母共有 种  变种。(请补充)瓦布贝母作为最适合人工栽培的种被收载于《中国药典》2010年版。瓦布贝母的发现者、命名者、引种者就是唐心曜教授。  1962年,唐心曜在茂县瓦布梁子曲瓦牧场进行中药材资源调查时,发现了一株贝母生长叶与众不同,它仅有一株叶,茎秆较高,贝母较大,与已知的川贝母来源植物种基生叶植株,有明显差异。由于当时的科研任务主要是调查野生黄芪、当归、党参等资源,所以这一发现只是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中,尚无暇顾及。1972年,四川省科委、四川医学院启动了川贝母研究课题,并成立了川西北贝母栽培研究协作组,唐心曜任组长。唐心曜翻阅古典文献了解到,清代著名医学家赵学敏所著《本草纲目拾遗》记载:“忆庚子春有友自川中归,贻予贝母,大如钱,皮细白而带黄斑,味甘。乃川贝中第一,不可多得。信是,则川中之甜贝母亦有大者,不特金川子独甜也,并附以俟考。”赵学敏所提到的川贝与所有记载的川贝母外形不同,个头大,功效强,他认为是川贝中的第一。唐心曜在阿坝州一带做贝母资源考察时了解到,当地茂县、汶川、北川,羌、汉乡医使用的川贝母均为“端阳贝母”(因在端阳节采摘而得名),认为这种贝母功效远胜松贝。古文献、医学实践中所记载的川贝品种与1962年唐心曜所观察到的野生贝母种相吻合,唐心曜立刻开始调查这一贝母资源。历经7年野外调查,唐心曜和同事先后在茂县境内大臼山,茂县北川邻境茶坪山,松潘县、黑水县境内红岗山发现两种新型贝母的分布范围、生长特性,并分别取名为“瓦布贝母”“浓蜜贝母”。后期经科学试验比较,瓦布贝母超过所有道地川贝母来源种,高于浓蜜贝母约0.8-2倍;高于粗茎贝母、中华贝母约2-3倍;高于卷叶贝母约3-4倍;高于暗紫贝母、甘肃贝母、华西贝母、槽鳞贝母等8-13倍。 优质的川贝母新种源找到了,能否进行人工引种呢?传统认为川贝是无性繁殖,再加上高原生态环境特殊,所以人工栽培难上加难。在调查黄芪资源的时候,唐心曜就留心观察并收集研究了野生川贝母的生物学特征资料和生长繁殖规律。一个有趣的现象把他吸引住了:当地农牧民用烧荒的办法复荣川贝母资源,川贝母苗生得又多又好。经反复观察证实,原来川贝母种子是原胚型的,烧荒后,种子就能顺利落到地面上,在气温、水分适度的条件下,经过两个多月时间,胚才能发育成熟,接着又要有长期低温刺激,待到次年气温回升时,才发芽生长。这个发现,解开了川贝母种子发芽繁衍的奥秘,打破了川贝母是无性繁殖的传统观点,在多次试验中,终于试验种子发芽成功,有了种子为“瓦布贝母”的人工种植奠定了基础。 (小标题)立志实现人工规模化种植,让群众吃得起川贝唐心曜说,他这一生花了40多年时间研究川贝母的人工种植,目的就是为了扩大种植规模,产量上去,价格下来,让群众吃得起川贝。从1972年到1982年,唐心曜任组长的川西北川贝母协作组在阿坝州陆续发展了42个栽培点。唐心曜说,这10年工作是非常有效的,协作组的42个成员点每年都聚集起来召开年会,对当年出现的技术问题,进行交流研究,并布局第二年的任务,培养了一批农民技术员。通过引种比较,进一步确定瓦布贝母、浓密贝母不仅除了某某(补充)有效成分含量最高,而且抗逆性表现最强,能正常更新生长发育传代,远远胜过其他种类的川贝母。在唐心曜的带领下,瓦布贝母、浓密贝母从3000多米下移到2700米的农区种植非常成功。 到1982年协作组42个点已经种植了三四百亩瓦布贝母、浓蜜贝母,年产川贝母 公斤,育种  公斤。遗憾的是受当时历史条件限制,土地承包责任制开始后,大规模种植川贝周期长、经济效益不高,种植技术要求复杂精细,农民种植意愿不强,42个点陆续解散,未能实现大规模推广。唐心曜说,当时他非常心痛,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做通州县乡政府乃至村民的工作,努力将位于茂县三龙乡四川医学院的贝母栽培点保留了下来,这个点又存在了17年,直至1999年撤点。在这17年间,为了让这个点存活下来,唐心曜四处筹措经费,乃至发动农民种其他中药材贴补川贝母种植。三龙贝母栽培点为人工种植做出了巨大贡献,曾引种扩繁种鳞茎积累量达28-30吨,种繁继代营养生长发育期后被种鳞茎量7-8吨,初具年产贝母药材10吨规模。很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点最后也停办了,这批种子药材后来进入了市场,留存的并不多。三龙川贝母栽培研究基地停办后,唐心曜将126公斤风土驯化3代种子繁种鳞茎,移送三龙乡富布村药农奉孝全保种栽培,发展至今,扩繁在地种鳞

茎,累计近8吨,年产种子能
力150-200公斤水平。
这个种植规模、水平远远低于1982年川西北川贝母协作组42个点的水平。2012年,四川国青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始进入川贝母人工种植领域。四川国青科技公司董事长王政说,公司进入这个领域后,了解到国内最权威的专家是唐心曜教授,他们希望聘请唐心曜作为技术顾问,但是唐心曜立刻给他们约法三章,“一是做这件事我不要任何报酬,给报酬就不做;二是不能拿川贝母人工栽培项目向国家套钱,因为这样做就容易失去初衷;三是一定要中国普通老百姓吃得起川贝。”王政说,唐教授的约法三章让他肃然起敬,无论如何也要把这项事业做成功。目前四川国青公司已经拥有3000亩的贝母生产基地,还处于保种阶段,到2018年,公司将拥有1000公斤的种源,实现规模化生产有望。“到那时,唐老师的心愿一定会实现。”王政说。川贝目前的市场价格达到每公斤元,每年产量  吨,市场需求量  吨,目前来源主要是野生资源,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且用其他贝母冒充川贝鱼龙混杂现象比比皆是。“大规模的野蛮采挖令川贝野生资源破坏非常严重,未来极有可能被列入《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到那时候这味中药材的使用、贸易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近40年试种实践表明,扩大栽培川贝母是解决供求矛盾、保护野生资源的根本途径。”中国中药材
协会种养殖委员会理事长王卫权说,唐心曜教授一生在川贝母人工种植领域的探索对中国中药材发展意义重大。(完)
上一篇:
下一篇: